陈向阳金莎娱乐场官方网站::中国运筹大国外交不再局限于中美关系

多极化与全球化在2015年二战结束70周年之际深入发展,引发大国关系新一轮深刻调整,竞争与合作交织的“竞合博弈”、老牌与新兴大国的“集群博弈”方兴未艾,中国机遇大于挑战。新时代中国的大国外交应主动运筹,妥善兼顾中美关系与其他大国关系,不断扩大战略回旋空间。

首先,中国在大国关系中面临新机遇,主要表现为四个方面:

一是中国的综合国力稳步增强,尤其是对外经济影响力大幅跃升,包括发展道路、外交新理念新倡议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等在内的软实力显着提升,使得中国的大国地位更显突出,“负责任大国”形象更加鲜明,成为多方期待与借重的对象;

二是中国与其他大国的共同利益增多,多组双边关系稳中有进,中国在大国关系格局中相对主动有利;

三是西方大国与其他新兴大国的矛盾也在发展,尤其是美欧与俄之间的对立加剧、地缘争夺激烈,致使西方大国加大对俄防范,难以完全聚焦中国。并且矛盾双方对中国的需求都相应增加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中俄、中欧关系发展;

四是西方大国尤其是美欧之间也存在着控制与反控制的矛盾,其难以一致对华。

其次,中国在大国关系中面临新挑战,主要包括两个方面:

一是中国快速崛起及向外拓展,现已被外界视为综合国力仅次于美国的“世界第二”,这一新地位更为微妙敏感,容易招致前后国家的夹击与“合计”,陷入所谓的“老二困境”,尤其是招致“老大”的“另眼相看、特殊关照”。例如,西方大国加大对华政策协调,美国对华战略疑虑加深、防范加重,美日强化“联手对华”之势。

二是中国与其他新兴大国的竞争也逐渐显现,西方大国尤其是美国正极力利用新兴大国之间的矛盾,挑拨与“唱衰”中俄关系,拉拢、利诱、“忽悠”印度,企图分化新兴大国,阻止中俄印“抱团”及“金砖国家”走强。

再次,新时代中国的大国外交将贯彻落实中央外事工作会议新布局,对大国关系主动运筹、妥善周旋、全面拓展。

2014年11月末召开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明确了新时代中国外交的“七个布局”,其中的第二项专指大国外交,即“运筹好大国关系,构建健康稳定的大国关系框架,扩大同发展中大国的合作。”而其他六项也不同程度地与大国外交有关。新时代中国的大国外交既要保持战略定力,也要适时精准发力,做到刚柔并济、双多边并举、多管齐下、开创新局,包括如下五个方面:

一要坚守“发展中大国”身份不动摇,不被GDP总量乃至综合国力“世界第二”的高帽子所忽悠,在奋发有为的同时注意留有余地,承担国际责任务必量力而行、权责匹配、自主决定。

二要均衡推进大国外交,重点拓展应对全球性挑战的大国合作,创新大国协调机制。均衡发展与西方老牌及新兴大国的关系,力争发挥二者之间的“桥梁”作用;稳步推进“金砖国家”等新兴大国战略协调,善于运筹“集群博弈”,以“新兴大国集群”整体的力量应对西方大国新挑战,增强全球治理话语权;深化优化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、中欧战略对话、中俄印外长会等大国协调机制;将周边作为大国外交的重点,力争中美在亚太和谐共处、良性互动。

三要针对几组关键及“敏感脆弱”的大国关系重点经营、区别对待、确保主动。其中,对美坚持合作与斗争并举,加强军事交流与战略互信,着力管控风险,积极探索“新型大国关系”,绸缪2016年美国“大选年”及选后对华政策新嬗变;对俄拓展经贸合作,推进战略协作,对接“丝绸之路经济带”与“欧亚经济联盟”;对日坚决抵制日本当局的右倾化逆流,有效维护自身海洋权益,同时争取日本民众;对印度等发展中大国深化合作,管控竞争。

四要妥善运筹中美俄、中美欧、中美日、中美印等重要三角以及中俄美日四边关系,维护但不局限于中美关系,在亚太运筹中俄“集群”与美日同盟之间的博弈,扩大自身战略回旋空间,防止被孤立、被围堵。

五要积极应对与有效破解西方大国新一轮经贸大联合。密切跟踪美欧“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”谈判,加快中国与欧盟成员国双边自贸协定、中国与欧盟及中美投资协定谈判;高度重视美日联手推进“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”谈判,升级中国与东盟“10+1”自贸区,积极参与东亚“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”谈判;加快新兴大国经济金融合作,加紧落实“金砖国家”新开发银行等重大项目。

(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,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副所长、研究员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