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特政府将大学学费削减一成,发动该次示威活动的是学生组织「为我们的教育游行」(March

安省17所大学数千名学生周三走出课室,集会抗议安省政府改变大学教育拨款计划,组织者称学生对该计划抗争行动正升级。安省进步保守党政府在1月取消了前政府对低收入学生免学费的政策,而福特政府将免费计划取消,并将助学金变回了贷款。同时,助学贷款的利息计算也从毕业后的第一天开始计算,而不是毕业后的6个月。不过,福特政府将大学学费削减一成。在此前,家庭收入在17.5万元以下的学生会收到政府部分学费补助,但在福特政府的计划中,这一数字下降到14万元,这意味着部分学生不能得到来自政府的学费补助。周三的抗议活动由加拿大学生安大略省分会组织,据称涉及超过17所大学,今日有部分学生在午间罢课,抗议福特政府大学学费的新政策。罢课行动在多伦多所有大学校园内进行,包括多伦多大学、约克大学和怀雅逊大学的全部三个校区。综合报道

安省大学和专上学院的学生,计划在周三走出课堂,举行抗议活动,反对省政府削减对专上教育的拨款。安省进步保守党省政府在1月份,取消了对低收入学生的免费学费,同时实行了10%的全面学费减免。加拿大学生联会(Canadian
Federation of
Students)安省分会表示,安省13所大学和专上学院的学生已经报名,在周三正午12时走出课室,参加抗议活动。在2017年,安省前朝自由党省政府宣布改革学生补助项目,增加补助金数量,从而使到更多莘莘学子负担得起专上教育的学费。同时,成人学生如符合资格,也可免费上学,修读所选课程,以便能够重返校园,提升个人的就业技能。加拿大学生联会指出,在该个旧计划下,低收入学生可以获得足够的补助金,以支付全部学费,但现在他们获得的部分金额属于贷款,而非补助金。该联会促请省府为有需要的学生,提供更多补助金,而不是贷款。

安省学生计划在周四发动大规模的反福特罢课行动,抗议福特政府的教育政策。一名华裔组织者期望,该个涉及数百所学校的示威活动,可成为加国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抗议行动。发动该次示威活动的是学生组织「为我们的教育游行」(March
for Our
Education),该组织在2018年9月,曾发动针对性教育课程的示威活动,当时有来自70间学校约4万学生参与罢课。学生对福特政府的不满,主要在于省府削减教育经费、更改性教育课程,以及增加班级人数。Z世代华裔生挺身而出「为我们的教育游行」组织共同主席、17岁华裔学生弗兰克洪(Frank
Hong,译音)指,当学生的核心价值遭到挑战时,他们绝不惧怕起来抗争。洪同学是Marc
Garneau高中的12年级学生,他称Z世代生活在社交媒体时代,让他们可以迅速地发起活动。16岁中学生坎贝尔(Cecily
Campbell)称,很多成年人对她参与学运感到意外,因为他们认为这一代的年轻人对社会漠不关心。她说,虽然自己没有投票权,但对于不公平现象,一定会坚持发声。社会学教授泰勒(Judith
Taylor)表示,最近的学生示威活动显示,新世代年轻人并非如一般人想像的冷漠。但泰勒称,更重要的是学生在示威后坚持跟进事件,持续向当局表达诉求和施压。

成千上万名教师及学生,周六在女皇公园(Queen’s
Park)安省议会大楼外举行示威,抗议省府削减教育开支,裁减教师职位。安省教育厅长周五称,省府的教育政策,不会被工会发起的示威活动影响。示威活动由5个教师工会发起,大批家长、学生及教育局委员参与。约170部巴士从全省各地区将教师带到示威活动现场。根据现场保安人员估计,约有1万人参与。在基秦拿(Kitchener)一所中学教戏剧,以及英语作为第二语言课程的史密斯(Kristen
Smyth)指出,省府要增加班级人数,令学生无法得到应有的关顾,特别是ESL学生,因为他们需要更多的个人辅导。许多自选科目被取消省府在三月时宣布,将中学班级的平均人数,从22人增加到28人,并将小学四至八年级的平均班级人数,增加1人至24.5人。此外,省府亦计划在未来四年内,削减至少3,475个全职教师职位,以节省8.51亿元的开支,省府称会透过「自然流失」方式削减。但有工会领袖指,部分支援员工已被裁。有教育局成员警告称,省府的削支计划,可能导致班级人数达到40人,并导致许多自选科目被取消,一些自闭症支援项目也会遭到削减。在上周四,来自600间学校,超过10万名学生参加罢课行动,抗议省府的教育政策。省长福特指称,工会领袖是该次罢课行动的幕后黑手。在基秦拿一所中学任教的怀特(Marissa
White)称,她教的班级现有33名学生,如果省府再增加班级人数,课室根本容纳不下。她不明白为何有人会认为,削减教育经费对孩子有好处。在密西沙加(Mississauga)一所中学担任辅导员的纽霍克(Ross
Newhook)表示,省府削减教育开支,学生将更难获得一些重要的支援服务,例如精神健康的支援项目。他又指出,学生的精神健康问题现在越来越严重,如果再增加班级人数,将令教师无法处理有精神问题的学生。纽霍克将于明年退休,他参加示威,是因为他为安省的学生感到忧虑,他最关注的是学生和教育质素问题。省府无意修改其教育改革计划省府的教育改革计划,虽然遭到教育工作者及学生的强烈反对,但安省进步保守党政府依然表示,无意修改其教育改革计划。教育厅长汤普森(Lisa
Thompson)周五发表声明,指省府的政策不会受到工会发动的示威活动影响,安省教师工会在过去15年,一直操控本省的教育系统,现在是进行改革的时候。汤普森又称,无论工会成员口里说甚么,他们最关心的并不是学生的成绩。学生的数学分数不断下降,学生的成绩亦越来越跟不上。根据安省教育厅发表的资料,学生的5年中学毕业率,由2004年的70%上升至2017年的86.3%。中学生2017年的数学成绩,与2006年比较没有分别,但小学生的数学成绩却有所下降。综合报道

图片 1约有1万人参与周六的大示威。星报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