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川县的河豚大多产自能登半岛沿岸,在江苏一带

图片 4

  据日本农林水产省统计,在作为河豚产地早已广为人知的中国地区和九州地区,2016年的捕捞量为1618吨,比10年前减少3成。但北海道和东北地区的合计捕捞量在2016年达到1215吨,增加至10年前的2.3倍。随着捕捞量增加,在日本的东北地区,致力于打造河豚品牌的地方自治体出现增加。

路透社/达志影像

导读:据日本媒体《北国新闻》报道,根据日本农林水产省公布的统计数据,2017年石川县的天然河豚捕获量超过600吨,捕获量时隔两年再次位居全日本第一。
据日本媒体《北国新闻》报道,根据日本农林水产省公布的统计数据,2017年石川县的天然河豚捕获量超过600吨,捕获量时隔两年再次位居全日本第一。
石川县的河豚大多产自能登半岛沿岸,随着捕捞量的提高,石川水产行业再次燃起了提高对石川产河豚进行宣传的热情。
据统计,石川县的河豚类捕获量2011至2015年的连续5年间一直保持第一,但自2016年开始捕获量减少到473吨,排在了北海道、岛根之后。
石川县水产综合中心介绍,能登沿岸是河豚回游迁徙的必经之路,在能登捕捞到的主要是紫色东方鲀和密点东方鲀,每年4-6月份设置渔网捕捞上岸。

实际上,过去几十年,即便官方文件中一再出现“严禁餐饮服务提供者加工制作河豚鱼”等字样,但在民间,消费和实用河豚鱼已屡禁不止。

  日本水产大学校的高桥洋副教授(鱼类遗传学)表示,“杂种河豚从6年前开始迅速增加”。高桥洋在日本宫城县的气仙沼渔港调查了“潮际河豚”和“密点东方鲀”等的捕捞情况,在调查约1250条河豚中,2成以上属于杂种。

日本政府:不能卖

而整个河豚鱼产业链的从业人员则超过50万,包括种苗、养成、技术服务、饵料供应、活鱼与冰鲜鱼运输、配合饲料加工、渔业设施和出口贸易等。

  河豚料理店“tomoe”的龟井一洋是河豚峰会的代表,他呼吁称“不希望因为不具备充分技术的厨师引发食物中毒,让河豚料理失去信誉”。

不晓得哪里有毒

大连天正集团所养殖的河豚品种为红鳍东方鲀,这也是日本最常见的河豚品种。据天正集团董事长孟雪松介绍,他们所养殖的河豚80%出口韩国和日本。这种河豚在出口的时候主要需要检测药物和重金属残留,并不需要检测河豚毒素。

  熟悉食物中毒等问题的奈良县立医科大学教授今村知明(公众卫生学)表示,“首先应由各自治体全面重新评估河豚烹饪资格。如果食物中毒仍然频发,或许需要讨论把烹饪资格改为国家资格”。

说起杂种河豚的发现,高桥说他第一次注意到这件事情是在2012年秋天。当时,茨城县水产试验场抓到了河豚当中有将近40%不晓得是什么品种的河豚,按照过去的经验,一年大概只有不到1%河豚需要验品种。

中国人食用河豚由来已久。宋代大文豪苏轼曾说为了河豚,“也值得一死。”

图片 1

以河豚种类来说,日本附近约有50种左右的河豚,当中只有22种是日本政府认定只透过安全处理就可以提供饕客享用的种类。

核心提示:在江苏一带,河豚与鲥鱼、刀鱼一起并称为“长江三鲜”,一直是食客们餐桌上的最爱。但是,哪怕在一些高级餐厅,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不把“河豚”等字样印在菜单上。懂行的人,会直接点一道“小巴鱼”。
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

图片 2

图为今年11月,在日本千叶县夷隅市的大原港,70岁的山本洋子正在处理刚捕上岸的河豚肉。

目前,日本大部分地区都有关于河豚食用的管理条例,并有专业资格考试制度对从业人员进行管理。

  今后,河豚厨师需要具备更高的技术和知识。不过,日本的河豚烹饪资格根据各都道府县的条例授予,标准存在地区差异。

日本水产大学校生物生产学科的高桥洋副教授指出,原本生活在日本海附近的密点多纪鲀(Takifugu
stictonotus),因为全球暖化的关系,只好顺着对马海流北漂到冷一点的太平洋海域,这时密点多纪鲀就会遇到它们的表亲Takifugu
snyderi。

江苏海安,一名养殖工人向消费者展示人工养殖的河豚。

  河豚具有“河豚毒素”,但根据种类不同,精囊、表皮、肌肉等含毒的部位也有所不同。由于杂种河豚的有毒部位可能出现变化,因此目前渔民避免其流向市场。但如果杂种河豚数量增加,通过外表又很难判断,进入流通渠道的风险也将随之提高。

在东京丰洲市场内,专门提供高级河豚料理店河豚的尾坪水产老板串田晃一也说,当店家将河豚卖给顾客时,一定要确保它绝对是安全的,「我们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」

河豚食用政策的宽严一直在变

  密点东方鲀原本栖息于日本海一侧。高桥洋表示,由于海水温度上升,密点东方鲀不断北上,跨越津轻海峡,栖息地扩大至太平洋一侧,与潮际河豚不断杂交。

为了要避免消费者不小心误食这些杂种河豚,日本政府要求渔市场或厨师等河豚料理相关业者,不得贩卖像杂种这些无法明确分辨出品种和毒性范围的河豚,违者依《食品卫生法》可处3年以下或300万日圆的罚金,如果是法人,罚金则提高到1亿日圆。

据中国渔业协会河豚分会估算,国家食药总局的复函发布后,前半个月,全国每天的河豚销量由100吨跌至25吨,价格也受到影响。

  由于气候变暖的影响,河豚的渔场从北陆海域以南逐渐向北延伸。

半数以上都是杂种

其实,日本食用河豚的相关政策也经过了上百年的争议和演变。其中1983年的一条河豚分类政策具有重要意义。当时,日本厚生省环境卫生局长颁布了“关于确保河豚卫生安全”的通知,明确规定出22种“可以食用的河豚鱼”以及其种类、产地、季节、每种河豚的可食部位等。

  全日本河豚协会表示,要取得河豚的烹饪资格,在日本的中国地区(指日本的冈山、广岛、山口、岛根、鸟取五县)、四国地区和九州地区需要通过考试,例如山口县举行笔试和实际操作等两项考试。另一方面,截至4月,日本的北海道和东北地区仅需要听讲座即可获得烹饪资格。有分析认为,原因是北海道和东北地区烹饪河豚的人较少,但也有观点指出上述地区取得资格的条件宽松。

2012-2014年间,高桥调查在茨城县、福岛县、岩手县太平洋侧海域捕获到的252只品种不明的河豚当中,超过半数以上都是杂种。另外高桥也指出,现在在宫城县气仙沼渔港捕获到的河豚当中,
1250只河豚里面有两成多的河豚是密点多纪鲀和Takifugu snyderi的杂交种类。

在江苏一带,河豚与鲥鱼、刀鱼一起并称为“长江三鲜”,一直是食客们餐桌上的最爱。

  【环球网报道 记者
王欢】由于气候变暖导致海水温度上升,河豚的栖息地正在向北延伸,河豚逐渐迈向“杂种化”。据《日本经济新闻》9月12日报道,在日本的北海道和东北地区,河豚捕捞量不断增加,吃河豚的机会也在增多。而杂种河豚的有毒部位有可能和纯种河豚不同,通过外表又难以判别。在此背景下,日本的河豚行业团体呼吁,“(烹饪河豚)需要更高技术,但烹饪资格的标准存在地区差异”,为避免引发食物中毒,要求日本政府加强烹饪资格管理。

俗话说「拼死吃河豚」,形容河豚料理好吃到就算有可能吃了会死,还是有人想一吃再吃。然而,今年想在日本一尝河豚料理可能变得更难了……

显然,“禁止销售”并不是杜绝河豚中毒现象的症结所在;“自己烹饪”则是所有案例中的通病。

  一方面,日本的河豚料理店和批发业者等对于这种状况越来越充满危机感。8月21日,各界相关人士齐聚到东京筑地市场,举行了“2018河豚峰会”,围绕杂种河豚的增加展开讨论。8月22日,相关人士前往日本厚生劳动省提交请愿书,要求把日本各都道府县不同的河豚烹饪资格统一为国家资格。

当密点多纪鲀和Takifugu snyderi相遇时,它们就很有可能杂交生下后代。

图片 3

沿着海流北漂

对于江苏、上海等地区养殖暗纹东方鲀的渔民来说,这一复函,则是更大的风险。因为,辽宁等东北一带的养殖户,他们的产品多是外销、出口至日本;而苏沪一带的养殖产品则主要是内销。

本文转载自地球趴趴团,有删改,如需转载,请注明原文出处。​​​

他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出示的检验报告,显示中洋牌暗纹东方鲀的血、肝脏、鱼肉、精巢、卵巢均为无毒物。

图片 4

“如果只是简单的出台‘禁食令’,这个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行业将要遭受极大的冲击。”江苏、上海等地的河豚养殖企业和从业人员对澎湃新闻呼吁,希望国家主管部门能问计于民、加强“精细化”分类管理,实施“有限解禁”政策,而不是简单地“一禁了之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